【旬斗】爱你爱我 七年之痒续



官网图

AU/OOC/无逻辑/各种错/全是胡扯

 

 

—由小栗旬导演、生田斗真剧本,新片《予告犯》今日在品川王子大饭店举行开机媒体见面会—

 

 

“欢迎各位来到电影《予告犯》的开机发布现场,我是本片导演 小栗旬,今天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由我和斗真来为大家进行介绍,有请本片编剧生田斗真!”

 

(此处应有掌声~啪啪啪啪啪~台下一群海狮拍手

 

“大家好,我是本片编剧 生田斗真。”

 

井上记者:“小栗导演、生田老师两位好(你好/您好),我是HIHO的记者 井上,想请问生田老师,这部电影是根据漫画改编的,请问在剧本编排以及人物定位上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另外老师对于作品的评价是?”

 

生田斗真:“这部片子根据筒井哲也老师的漫画《予告犯》改编,讲述了一群普通人穿着普通T恤带着普通报纸折叠做出的头罩,在网上发布视频预告信,制裁那些没有受到法律惩处的坏人,在警察介入调查后,依然继续预告与制裁,有点跟警察斗智斗勇的意思,延续了筒井哲也老师一贯的故事节奏,集合了网络、犯罪与心理等题材的作品。是很有趣的作品,也是部自信之作~希望大家喜欢。”

 

森下记者:“日安,小栗桑、生田老师,我是+Act Mini的森下。众所周知两位互为对方御用导演、剧作家,合作过多部电视剧及舞台剧,这次的新片是您与生田斗真老师第二次合作拍摄电影,距离两位第一部电影《羊之歌》已经过去八年之久,不知这部《予告犯》是如何促成拍摄的。”

 

小栗旬:“你好,森下桑,えっと~这次跟斗真合作其实很简单,就是一年前的某天,我们两个喝酒谈起原著,说这个漫画非常有趣啊、超级好看对吧,然后聊起如果拍摄,怎么样会好看,剧情和镜头之类的使用配合,说着说着变成讨论如何安排它映画化会比较好之后,我们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这样做,也去拜访了原作者筒井哲也老师,商量之后大家觉得可以,所以就有了今日的开机发布会了。大致就算这样,对吧斗真。”

 

生田斗真:“まったく,旬酱明明说的很好啊!”

 

小栗旬:“因为这类介绍什么的自己很少做啊,ごめん各位记者朋友,好像导演和剧作家在这边接受访问有点奇怪呢,明明应该是演员才对嘛,真是不好意思。”

 

安藤记者:“不不,十分期待小栗导演和生田老师亲自给我们解析这部作品产生的过程,我是旬报的安藤,很好奇两位上周刚结束了春季月九剧的拍摄,《花君》这周进行到大结局,后期应该还在制作中,是什么原因促使两位如此着急的开始启动《予告犯》的拍摄?看起来前期筹备似乎也比较短。”

 

生田斗真:“啊,这个我来回答吧,会这么着急其实是因为,这两个项目算是同时开始筹备的,认真说,《予告犯》应该比《花君》还早了一月吧,旬酱?(小栗旬:是的哦~)我跟旬都有7年没正式进行电影的拍摄了,都需要重新适应安排好前期的准备工作,很恰巧的碰在电视剧结束没几天,发现唷~原来已经做好完全准备了!我们觉得既然是准备完毕,那么提起精神就开始拍吧这样,所以实际前期用了比较长的时间来准备。”

 

小栗旬:“嗯就是斗真说的这样,而且早点开拍,演员们也能去排其他工作。”

 

安藤记者:“呃那么看今天开机的情况,似乎主演们都还没到位?”

 

生田斗真:“噗,不是的哦,都是这个人,这个恶魔导演说‘啊啦啦既然要拍《予告犯》了,那大家都去好好把《予告犯》看一遍吧。’然后还说‘开机发布有我和斗真就够了咯,大家好好在开拍前多看几遍,漫画和剧本可是有不少相通的部分,对比一下要都深入理解啊各位。’就这样,所以今天是我跟旬来了。”

 

小栗旬:“ったく,斗真怎么这么说,我们是共犯啊共犯!说的时候超级附和我的不是吗。”

 

生田斗真:“是啦是啦,我是旬的共犯。”

 

谷村记者:“我是flix的谷村,听说小栗桑和生田老师在之前开了庆祝相识八年的party,请问是第八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吗?”

 

小栗旬:“这个啊,唔可以说吗斗真?”

 

生田斗真:“哎!?为什么要问我,那是旬你发起的啊!”

 

谷村记者e:“小栗桑好像很为难?是什么特殊的理由么?”

 

小栗旬:“嘛嘛~不为难,既然斗真都那么说了。也不是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庆祝一下我跟斗真相遇相识合作到第八年,也安全、彻底、美满的度过了我们的七年之痒!”

 

谷村记者e:“…すごい,恭喜两位!关系真的很好呢,不愧是圈内Partner的楷模。”

 

生田斗真:“没有啦,没有那么夸张的。”

 

小栗旬:“啊我们必须是最佳拍档嘛,对吧斗真。”

 

生田斗真:“旬酱真是的!谦虚一点啊。”

 

小栗旬:“公认的啦公认!”

 

生田斗真:“是是是…拿你没办法嗄。”

 

    ……

 

小栗旬/生田斗真:“媒体访问就到这里,多谢各位来参加今天的开机见面会,非常感谢,请多多支持《予告犯》。”

 

 

以上,是今日小栗旬、生田斗真新片《予告犯》开机媒体见面会的全部内容,感谢大家的收看,また今度ね。

 

 

———————————————————————————————————


 

久违的休假日,小栗导演开心的放任自己睡了一个大大的懒觉,不过在美好的休假日补眠大计里,门口传来锲而不舍的门铃声,每次按铃的时间都卡的那么刚刚好,小栗导演苦恼的努力把自己埋进柔软的被子枕头里,不过啊基本已经被吵得清醒一些的他,心里默默的数着‘一二三四,叮咚~’,非常规律的每次门铃结束数三下,然后按响它,进行下一轮循环。 “啊啊真的好执着呐,这位小哥?真的我好困的哟!” 重复按照规律数了三次,败给了对方的坚持,写小栗导演十分不情愿的慢吞吞的从被子枕头堆里蠕动出来,晃晃悠悠的带着浓重的睡意,极其不情愿的给持之以恒的敲门者开了门。

 

“黑猫快递,小栗旬先生的包裹,请问是否需要验货。”睡意朦胧的双眼对视依然服务态度良好的小哥,小栗导演尽可能的压抑下自己延绵不断的困意,慢半拍的摇摇头表示不需要验货,侧身在玄关柜子上找着自己的印章并迷茫着是谁给自己寄了东西。

 

“那么请您在这个位置签章。”

 

“唔唔好,麻烦你了。”接过不大的快件,怔愣看着转身要走的小哥,“请问,您为什么会知道家里有人?好像按了很久的门铃啊。”小栗导演苦恼的问。

 

“联系了收件人电话,写的不是您本人,对方说您肯定在家睡觉,拜托我务必把您叫醒……拍摄辛苦了小栗桑,请加油!很期待《予告犯》上映,我还有工作,先告辞了。”

 

小栗导演愣愣的回应了“不好意思麻烦你,谢谢支持,我会努力的。”看着认真道别走的干净利落的送货小哥,无奈的抱着快递靠着门框,目送似乎是他的影迷离开。

 

“这还真是,超—麻烦人家啊!完全不像是斗真会做的事情嘛,啊咧不过这一箱到底是什么啊?倒是不怎么重。”单手掂了掂快件箱子的重量,用脚带上门,终于开始清醒过来的小栗导演有了些少见的期待。

 

“よし,剪刀、刀子我记得是在这里……アレレ怎么找不到。”

 

咔、嗒~

 

“旬酱你在做什么呢?抽屉都变得乱七八糟了。”东翻西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剪刀的小栗导演,好像又被困意侵扰,眼神有些迷蒙的盯住凌乱的抽屉,连生田先生回家的动静都没有注意到,少有的被出声询问的生田先生给吓了一跳呢。

 

“呀~斗真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都没注意。”回过神的小栗导演抬手揉了揉困倦的双眼,侧着身体靠上生田先生。好笑的看着还在迷糊中的小栗旬,生田斗真扶住对方的肩膀,把人扶正了推着向着沙发行进,“旬酱怎么还没睡醒啊,都中午了哦,不是已经签收过快递了。”被念叨着趴上沙发的人,忽然就伸出手翻身将无奈的生田先生拉到怀里搂住,“是斗真的错哦,知道我在补眠还拜托黑猫小哥一定要把我叫醒,这么劳驾别人真不像你哟!”

 

安静的趴着小栗旬怀里,下巴抵在对方胸口,眼神亮晶晶的看着对方,可爱的让小栗旬忍不住把人向上抱了抱,‘吧唧’一口亲上他的眉间,再沿着挺拔鼻梁、鼻尖、到柔嫩得嘴唇轻柔吻着,半响挪到下巴,小心的咬了一口。“啊!旬酱为什么咬我?”生田先森左手捂上下巴,右手小力拍拍小栗桑的胸膛,身体靠着对方的双手支撑着,明明还是一副开心的样子呢。“惩罚你不让我睡饱!说吧~什么快递一定要现在收?。”

 

“哼哼~你忘记了啊,《予告犯》的周边啊,之前不是说出来的样品都先寄给我们看看,挑一些款式。”皱了皱鼻子,生田先生玩着小栗桑耳边最近长长没时间打理的头发,时不时还编个小辫子。“那个啊,这么快就做好了?DM、海报还有什么?”不甘示弱抚弄着生田先生刚换的卷发造型,十分开心而有些分心的小栗桑被生田先生突然袭击的捏了一把脸颊。

 

“斗真啊!”

“哈哈哈我就试试旬你最近有没有变胖!啊啊不要挠痒痒!”

“先开始的是斗真哦~”

“好嘛停下来,我们说正经的。”

 

突然就变身成幼稚园小朋友的两人,在宽大的沙发上翻腾玩闹着,原本好好趴着的抱枕也被两个大孩子一个个丢开、踢下沙发,闹腾的微微气喘着即将30代青年们,身上的衣服也变得乱糟糟的,真是完全不够稳重呐。喘息的他们不约而同的望向对方,将近半分钟的对视,不由地同时“噗嗤”笑了出来。

 

“我们是小朋友么,啊!房间都乱糟糟的。”

“斗真玩的明明很开心啊,等下收拾就好了。”

“等下一起收拾,旬酱别趴着了,起来把快件拆开嘛,我们看看样品。”

“别踢我屁股了,我现在起来,斗真你去拆啦,刚才就没找到剪刀和开箱刀,都没有在抽屉里。”

“怎么会没有,是旬酱找错地方,在玄关跟印章放在一起,你真是完全迷糊着盖章签收啊,还把另一个抽屉弄乱了。”

“そうか,我说怎么找不到,抽屉等下会好好收拾的,来开箱刀给我。”

“小心刀刃哟。”

 

折腾半天终于将冷落已久的快件开启了,不是很有分量的箱子里,倒满满当当放了不少东西,小栗导演,一件一件把样品拿出来递给边上的生田先生查看,“Staff真的准备了不少呢,DM就好多种。”生田先生看了看手中不下5样的设计,“啊,还有这个哦斗真!那个报纸的头套教学,他们真会想呐,当做宣传发放吗?”小栗导演反复研究了折纸示例,“原来是这么折哦~蛮有趣的。”

 

“旬酱看看底下那个包装是什么,好像是大件。”

 

“哎,我看看。”顺着生田先生指的位置,“好像是衣服吧?”打开袋子抖开衣服,“哈哈哈是这个啊!”“拿来当周边真的好吗?这个。”

 

那是一件T恤,深蓝色的,正面有着横竖多排的圆角方块,后领位置是《予告犯》和副标题,是《予告犯》剧里基本一样的团服。

 

“噗哈哈哈,这个真的有人会买么?除了后领是完全一样的吧。”小栗导演大笑,正面反面反复看了几遍后,递给生田先生,“斗真你看,是团服哦。”整张脸笑得皱成一团的生田先生,‘啪’的拍开小栗导演伸过来的手,“旬你拿着啦,这不是那个手机屏幕么,哈哈哈哈。”被拍开手的小栗导演,也没在意,把T恤两边拉好,举起对照着生田先生看了一阵,“来来来,斗真别笑了,这个尺码你能穿,快穿上给我看看。”说着拉过生田先生的手臂就开始往他身上套。

 

“别闹旬酱,你给我,我自己穿。”被闹得不行的生田先生拿过衣服,“旬酱也穿嘛~箱子里还有,快快我们一起。”干脆的脱下衣服准备换装的生田先生被小栗桑期待的眼神盯得有些不好意思,丢过没开封另一件催促着。接到也迅速的套好了T恤的小栗桑回望先一步换好的生田先生,两人忍不住看着对方开始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断的魔性笑声。

 

“这个真的就是手机屏幕吧,还有那么多APP。”笑得不行的小栗导演,拉过生田先生观察,“绝对是屏幕啊,你看还有电话、短信、邮件什么的啊。”拉近距离看觉得更像的生田先生,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戳小栗导演身上的电话APP图案,“じゃんじゃんじゃん,我有一个未接电话需要查看。”被戳的有些痒的小栗导演也发起了戳戳戳的反击,“叮咚~我有新的邮件进来呢,快点给看看才好。”

 

“铃铃铃、铃铃铃,啊!我的闹钟响了,旬酱不要动,让我按掉它。”按着小栗导演坐到地毯上,生田先生半蹲的低头在小栗导演身上按来按去,好像真的在关闹钟。

 

“嗒嗒、哒,嗒嗒、哒,斗真才是呢,我需要看看提醒事项,字体有点小,靠近看看哈!”说着握住在身上乱摸的双手,小栗导演顺势拉过玩的正开心的人抱了个满怀,在被打断乐趣的生田先生想抬头看看情况时,就着刚刚好的位置,舔弄啃咬着他的双唇,怀里迷糊被含着舌头搅弄的生田先生,隐隐约约在两人亲吻的口水声中听到:“这是意外袭击哦,やっぱりtomaが一番かわいい~”伸手环住小栗导演的脖子,努力反驳着“不要说~我可爱啦,旬酱、嗯~”

 

放开亲吻后满脸红晕的生田先生,轻轻啄吻几下,还没缓过神来,小栗导演就在他身上反复抚摸,耳朵还被衔在口中,湿漉漉的舌头不停舔舐,像是要吃掉似的,“斗真那么可爱,让我找找照相机的app在哪里?”被挑逗的浑身发软的生田先生无力反抗,只能按上小栗导演脑袋喏喏的问:“找~唔、找照相机、做什么—呀~旬酱。”

 

终于放过已经发红的耳朵,小栗导演沿着劲部的线条,肆意啃咬,还不忘抽空回答“当然是把那么可爱的斗真~全部拍摄下来了!唔一定超级美丽的。”完全不好意思的生田先生,努力躲避着没完没了的亲昵爱抚,“什么嘛旬酱!等下啊~真的—ちょっとまって!”

 

突然的大声让小栗导演停下了全部动作,盯着生田先生有些小心翼翼的“アレ……斗真你生气了?”缓了缓急促气息的生田先生,亲了亲小栗导演没有刮掉的胡渣,示意对方放松一些“没有生气啦,不过旬酱周边要今天就决定哟,而且穿着这件T恤……我们还要拍戏的哦。”拿胡渣下巴蹭了蹭怀里人的脸颊,对方安抚般的不躲不避让人十分泄气,小栗导演紧紧搂住他嘟囔着“好嘛好嘛~斗真要记得补偿我呐。”好笑的腾出一只手拍拍幼稚的大龄小朋友,生田先生开始拿过手机给Staff 编辑确认电影周边的邮件。

 

安静下来的起居室里,大大的地毯上,两人紧紧贴在一起,专注编辑着手机邮件的生田先生,靠在从后抱着他的小栗导演怀里,时不时在对方颈边蹭蹭,如此相依相偎渡过这谧静的一日。

 

 

 

Love you, love me, so sweet dreams

 

 

 

End




结局矫情,我尽力了╮(╯_╰)╭别动手

评论(6)

热度(36)

  1. aaa啧啧无言以对 转载了此文字
  2. 啧啧无言以对So-A&G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爱国写出瞎胡闹的两人~可爱的咕噜咕噜冒着小气泡的顺便宣番卖安利一条龙服务糙棒的(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