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织】【段龙】回头看看我啦!你个笨蛋

温馨提示:本篇抽风流水帐,作者语死早语文渣没逻辑没语境没文笔


 

 

       织部顺平觉得,自己会喜欢上花泽类真的是万分可怕的事实;不提他当初为了报复道明寺而接近牧野杉菜的初衷(虽然现在是好友),至少花泽类那一拳可是真正用力打过来的!

 

“所以我到底是多自虐才会喜欢他……”对自己心态进行了重建认知后,织部顺平无力的靠墙滑坐在地上,纠结的抓弄着自己的头发。“更可怕是,那家伙喜欢的藤堂静和牧野杉菜,虽然品味差别巨大,-___-)但是本质上也都还是女性呐。”真♂男性!织部顺平~低落捂住被哀怨铺满的脸。

 

“喂顺平!你今天不是有工作吗,怎么还在这坐着?

“啊!我马上就走,谢谢前辈。”

 

 『今天是暗恋开始的第一天哒~!少年啊向着那眼中闪闪发光的人努力前行!奋力攻略吧~』

 

 

“呐顺平,我……好像被花泽类告白了……可是、阿司…他们…………“电话那边牧野杉菜纳纳的说着,话音未落,电话这端织部顺平仿若被冰冻魔法击中,冰凉的寒意自心底阵阵泛起,握着话筒的手渐渐无力,”顺平!?你还在吗?“杉菜的呼喊,让他猛然回过神来,慌慌张张的回复着:”我在呢,杉菜别着急,你说花泽类跟你告白,道明寺怎么了?“

“他们打了一架……我劝不住,阿司被狠骂一顿,花泽还说他不会这么放弃我……可是,我现在好混乱,我——“

“杉菜!“

“是?“

“我突然有工作上的事情,不好意思能下次再说么。“

“啊是抱歉,顺平那么忙我还打扰你,不好意思!“

“没关系,我还要谢谢杉菜你愿意跟我说这些,那么下次再聊。“

       挂了电话,织部顺平难以自持的扔开手机,双手抱腿缩成一团,只有些轻轻的哽咽声传达着他的心伤。

 

 

“顺平君真的决定了?“

“是的,这对我而言是个难得的机会,不把握住实在可惜。“

“你能想开就好,之前被拒绝我确实很诧异呢。“

“是,不好意思麻烦您了。“

“不必这么客气,这是一次双赢,那么请多指教~“

“请多关照,Mr.亚当斯。“

 

 

我注视着你,暗地里
你看着藤堂静,依恋笑着

我恋慕着你,偷偷的
你温柔的对待牧野,呵护着

我放过自己,痛哭了
你侧身对他们微笑,祝福着

我成功证明自己,空着心
你的时光里我却淡的,毫无痕迹

花泽类、花泽、类,类,类……我只有在心里能如此呼唤你
何时、何地、如何才能请你回头看看我?

 

“织部先生恭喜您被选为< Emporio Armani>本季开场模特。“

……

“顺平君,巴黎时装周秀很成功哦~米兰要加油!“

……

“GUCCI签下织部顺平作为年度代言人。“

……

 

 

“听说花泽财团打算拓展时尚圈业务,据说是要签织部顺平作为代言人。“

“好像是这样,花泽财团少爷好像还是织部高中的学长。“

“那看来可能性还挺高嘛。“

“这样也方便织部顺平拓展国内,他这几年一直在欧洲发展。”

 

 

“司,我喜欢的人是个彻底的笨蛋啊,明明是有着小聪明的人,也一直看着我,但笨到就是一直没发现我也注视他那么的久!等了又等,他坚持又逃避,终于这次能站到我面前了。”
       哪怕那么多年,视频里的花泽类依旧还是当初那副王子模样,时光带给他的只有岁月积淀下来的沉稳,丝毫无损往日一丝风采。就是说的话语依旧像是那个记忆中英德里的他。

“这是花泽财团决定签你作为新任代言人后,F4聚会时他对阿司说的,恰好被记录儿子影像的杉菜拍到了。我想,类还是希望让你知道的。”说罢美作铃将dv递到面前,静默看着织部顺平缓缓接过,看着他死寂的眼神逐渐染上光芒,大概因为类终究把爱意传递给他,哪怕也就止步于此。

       送走美作铃,织部顺平眼中的光芒渐渐黯淡,泪水却如同失去阀门,不断流下,可惜再多伤痛,他能做的,只有紧紧抱住手中的dv。

“所以花泽类,爱你真的好痛苦!大混蛋非要折磨我,连个暗示都不给……非要等我说出口,非要在这样的时候让人告诉我,在你…永远也无法回头看看我之后……偏偏这一刻让我获得了幸福……我爱你啊混蛋!”

 

 

 

——《花泽财团现任总裁于今日凌晨意外身亡!!》——

 ……

…………

花泽类将于X月X日举行葬礼,道明寺、西门、美作财团等昔日好友尽数出席

 

 

 

       在不断流逝的时光寻找你,已不懂疲惫,直到终于相逢,却发现  愿你回眸有我如此艰难。

           郁夫,我开始后悔那时与你告别,后悔它促成了我们世世无一例外的生生错过,后悔每每当你们迎来结局,我永远看着你无助的悲泣……

却无法请你回头看看我,无法告诉你,我一直都在呐郁夫——

 

 

“郁夫,带我回家吧。”
“ta酱,要记得等我啦。”

“バカ!回头看看啊,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 

 

乐园事件后,龙崎郁夫警部补宣告殉职,段野龙哉经抢救顺利脱险。

半月后,段野龙哉未康复强行出院,回归段野组,买下乐园旧址,推翻开始重建;

在此期间,领回拜托日比野美月安置的龙崎郁夫遗体,将其安葬于乐园新址底,也做为乐园的出资人及其兼职保育员,至50岁谢绝继任我孙子会组长,已若头之职卸任,正式入驻乐园为正职保育员;

60岁,段野龙哉去世,要求后继者把他葬在乐园旁边。

 

而后,段野龙哉明明决定这一次要好好去找郁夫道歉,再也不会离开他,不曾想却没有得到安息又再次苏醒;

他在这本应沉眠之地,无法离开,也不能逝去,每日每日都在望着乐园望着郁夫……

直到一日,他感受到了久违的睡意;

但,一觉醒来,眼前站着两位少年,其中一位捂着半边脸,当他认真看清那位少年的面容,心中百般滋味,霎那情不自禁的呼唤:“郁夫!”

 

 

你知道吗,

其实我站在这里,一直爱你

 

End

 

 

 

本来有信长X光,不过资料不足文渣渣,嗯就这一句了

从认识信长开始,光就是一直追随他的背影,哪怕他叫光,却无法让信长停下征战的步伐回头看看他,最终,也依旧是他目送着他彻底离去……



此文为群活动【清明送温暖】BE30题之28“请回头看看我”,谢谢观看!

始作俑者→ @addio咖啡 (咖啡我爱你!请更新!!),本文如有错字错词请找手癌病毒→ @daodao (虽然dao你是病毒……我还爱你)

最后 @这周是双龙路线 主页君~

评论(16)

热度(35)

  1. 양 단맛 이So-A&G 转载了此文字